第一百二十章(1 / 2)

“我早就知道了,只是你母亲和妹妹没有告诉你罢了……”我露出了一丝苦笑说道,心中有了一丝安慰,格格一直攥着我的手一言不发,最后眼圈出现了眼泪,随后掩面低头哭泣了起来。

“都过去了…………”我从床头拿出了纸巾递给了格格说道。至于她和父亲在卫生间掏洞偷情等等,我都不想再去说了,格格已经对自己进行的生理阉割,我实在找不出继续责备她的理由。而且最初的时候,格格的沉沦起点就是为了救我得到肾源,一切都可以互相抵消掉了。格格哭泣了一会后停止了哭泣,随后擦拭好自己的眼泪。

“父亲那边呢……”格格一边抽泣一边对着我说道。

“或许,我继续装作不知道,能够让他活的更加坦然一些……”听到格格的话,我看着窗外那个小楼映射过来的微弱光线,我叹息了一口气说道。

“老公,你想要的话,我现在帮你口口,好不好?”把眼泪擦拭干净后,格格破涕为笑对着我说道,这也算是一种转移话题的补偿吧。我深女干一口气,躺了下来。

“让我试试女王大人的口活……”格格向着我坦白了父亲的存在,这也算是解除了最后一丝芥蒂吧,其他的伤痕就靠着时间来弥补吧。听到我这句话,格格的脸颊微红了一下,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现在还无法坦然的面对自己的过去。

“叽咕叽咕叽咕…………”格格趴了下来,随后开始吞吐我的阴经,阴经一点点的勃起,阵阵的快感传来。格格之前的性经验那么丰富,口活的技术也是顶级的,含、舔、女干、吐,都是那么的专业。我逐渐呼女干急促和兴奋起来,而格格的呼女干也是紊乱的状态,格格侧身跪在我旁边,浑圆的屁股向后撅起,我的手抚摸着格格的屁股,在我忍不住射精的时候,我的手抚摸到了格格的屁股沟里面的阴道口,结果发现格格的阴道口真的一点都没有湿润,十分的干涩那种。格格果然不再分泌爰液了,她的情欲已经降低到了最低点。作为一个年轻的女人,失去了人生的一大乐趣。

“咕…………”当我射精完毕后,格格含着我的精液,随后咽了下去。随后就下床开始漱口,毕竟口中一股腥味,弄好一切后,格格回到了床上,随后抱着我的胳膊,从今以后我和格格可能就要过上很少有夫妻生活的日子了。

“对了,告诉你一个秘密……”格格在我身边躺了一会后,突然抬头对着我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有些疑惑的看着格格,格格还有多少秘密没有告诉我。

“咱爸也……也进行了阉割手术,他以后无法勃起了……”格格深女干一口气后,躲避了我的目光对着我说道。

“呃……”听到格格的话后,我心中产生了一丝悸动,父亲也进行了自我阉割手术,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公媳二人,之前他们的情欲是那么的旺盛,同时又是交合的那么猛烈。但现在,俩人却落得了这个下场,这是要彻底断绝过去的荒唐日子,同时也算是对自己的惩罚。也算是杜绝了以后俩人情不自禁的可能,不知道俩人当时下了多大的决心。

“在你俩进行自我阉割之前,有没有……”或许是格格现在对我谈开了,我竟然脱口而出的询问道,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老公,我承认,有……整整三天三夜,我和爸爸都没有离开过那个房间……”格格听到之后,呼女干紊乱了一下,但还是告诉了我实话,而且说的比我预想的还要清晰。听到格格的话,我的呼女干停滞了一下,格格也感觉到了。

“老公……”格格有些紧张的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