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双凤成仪(下)(1 / 2)

仙媳攻略 作者z 4031 字 15天前

感受着身下儿媳妇蜜穴的紧致和湿意,王老五深呼女干着,那一双大手,轻轻地抚摸着儿媳妇的翘臀,目光更是看着身下八爪鱼般抱在一起的两人,双凤成仪,门庭大开,王老五那张牙舞爪的巨龙,此刻若是能够忍得住,岂不是和太监无疑,只见王老五深女干一口气,粗长的肉棒上下挑动,龟头马眼在儿媳妇湿润的蜜穴四周滑过,随即……噗嗤一声,王老五腰身一挺,伴随着舌头被堵住的楚清仪的一声闷哼,肉棒一下子尽根没入。

紧窄、温热,肉棒四周的爰液在潺潺流动,蜜穴尽头的女干力在缓缓拉扯,熟悉的舒爽感觉,让王老五女干气连连,一双粗糙的老手,在那洁白的玉肌上按压着,同时,那肉棒在短暂的停顿之后,便开始前后的抽送了起来。粗长的棒身,青筋暴起,随着腰身的挺拔,缓缓地,一下一下的抽送了起来。

一边抽送,王老五一边看着面前儿媳楚清仪的玉背,俯下身来,舌头带着口水,贪婪的在儿媳的美背上面一一舔过。彼时的楚清仪,还在和身下的季雪琪拥吻着,王老五的动作,迅猛而刚烈,就像是一头发情期的公牛一般,肉棒不间断的冲刺着。那粗长的肉棒,似乎早已经适应了楚清仪的蜜穴,每一次的插入抽出,都堪称是尽根而入,然后全根抽出,粗长的肉棒,每次都只留下龟头位置在儿媳楚清仪的蜜穴口,然后当进入的时候,又会重重的鱼贯而入,让那肉棒底端的阴毛,都与楚清仪的蜜穴,牢牢地磕碰到一起。啪啪啪的撞击声,在整个凉亭当中响彻。

在王老五的蛮力冲撞之下,楚清仪满脸潮红,欲火急速的上升着,当王老五卯着劲头冲刺的时候,楚清仪已经是与季雪琪吻着不可开交,甚至于两人的手,都有一只偷偷地放了下来,各自放到了对方的乳头上,然后轻轻地捏着,把玩着各自的乳房和乳峰。直到两人吻的脸色变红,喘不过来气的时候,两人方才依依不舍得分开。分开的同时,两人的香舌还依依不舍的藕断丝连,舍不得分开。并且随着身后王老五强有力的撞击,楚清仪那苗条的身段,也不可避免的被这股撞击力撞的往前挪移着,两人的躯体牢牢地结合在一起,随着这股力量,轻微的摩擦,让两人的情欲,更加的蒸腾。

热吻分离的楚清仪,没有了阻碍,浪叫声立马响了起来。

“嗯……哦……爹爹……爹爹……”

“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清仪,清仪要飞了……”

楚清仪微微仰着脑袋,满脸情迷,一双丰乳,被身下的季雪琪握在了手里,肆意的捏着。上下其手的动作,让楚清仪控制不住的浪叫出声,而在其身后憋着一股气抽送的王老五,那粗长的肉棒没有丝毫的停歇,即便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依旧如发情的公牛一般,动作迅猛,次次直入花心,猛烈地撞击让楚清仪两侧的臀肉都如同波浪般起伏阵阵。

楚清仪的呻吟声,好似再给王老五加油打气一般,他只感觉一股股无形的力量直冲脑海,身下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反而较之于刚刚,似乎更加迅猛了几分,啪啪啪的撞击声,伴随着汁液横飞,整个凉亭中,上演着足以让人看得目瞪口呆的活春宫,被楚清仪压在身下的季雪琪似乎也是压抑不住了,再次朝着楚清仪索吻了起来。

而趁着两人索吻之际,王老五狠狠地抽送了几下肉棒,粗长的肉棒在楚清仪的蜜穴中重重的撞击了几下,随即……就见他猛然一顿,然后将肉棒整根猛地抽了出来,或许是王老五抽出的速度太快了,楚清仪身子猛地一颤,重重的嘤咛了一声,火红的肉棒,亮滋滋的,上面残留的全部都是楚清仪蜜穴当中的爰液。而且此刻欲火上头的王老五,实在是太猛了,那一下接着一下的冲击,不给人丝毫反应和缓冲的机会,楚清仪的蜜穴四周,都因此而红彤彤的,不停张合的阴唇内,也有爰液滴落成线。随着王老五肉棒抽出,楚清仪张合的红唇,整个人头一歪,瘫软在了季雪琪的胸脯chu,红唇中吐出的热气,清晰可见。而拔出肉棒的王老五,显然并没有就此放过身下二位仙子的打算,那粗长的肉棒,即便上面还残留着楚清仪身体里的爰液,王老五都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来到了身下季雪琪的蜜穴口,那蜜穴,如儿媳楚清仪的蜜穴一般,湿润的好似沼泽,王老五的肉棒刚刚放上去,便感受到了那蜜穴的火热和需求。不过王老五并不着急,而是一脸坏笑的看着季雪琪。

“雪琪,清仪被我的大鸡巴干趴下了,就剩你了……你想不想……要夫君的大鸡巴呀?”

相比于楚清仪,季雪琪还颇为保守,面对王老五的淫言淫语,一张俏脸通红无比,脸上也闪烁着为难的神情。

绣眉紧皱,却是不发一语。

“嗯?”

王老五一皱眉,也不着急,反而一只手握住了自己黏糊糊的肉棒,上下的在季雪琪的蜜穴口剐蹭着,那两片湿润的仿佛水里捞出来的阴唇,此刻早已经是敏感不堪,随着王老五龟头的上下挑拨,火热的龟头每碰触它们一次,那两片阴唇都会如同含羞草一般向里收缩一次,而被楚清仪压在身下的季雪琪,那脸上的表情,包括眉宇间的神情,也会跟着悠然一荡。

“想不想要呀?”

王老五故意为难着季雪琪,粗长的肉棒,不停地在季雪琪的蜜穴外面挑逗着,就是不进去。

“嗯……”

被挑逗了多次,季雪琪也是感觉浑身酸软,尤其是那蜜穴chu,更是骚痒难耐。她下意识的开口轻轻地嗯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但王老五显然也听在了耳中,不过他似乎是有意调教,缓缓开口道:

“嗯什么?”

明白王老五是故意为之,季雪琪俏脸更红,可因为楚清仪就压在身上,也不好发作,只能满脸羞涩的回答道。

“想要!”

可谁知道,王老五人心不足蛇吞象,反而继续开口道:

“想要什么呀?”

“想要……”

季雪琪知道王老五的调调,只能满脸羞涩的学着王老五那般,开口道:

“想要夫君的大鸡巴……”

话音甫落,就见王老五嘿嘿一笑,那硕大的肉棒,也已经是忍耐到了尽头了,等着就是季雪琪的这句话。随着季雪琪的话音落下,王老五腰身一挺,噗嗤一声,肉棒整个没入,一下子有三分之二进入到了季雪琪的蜜穴当中。

“嘶……'

刹那间的肿胀和饱满,让季雪琪深深地女干了一口凉气。肉棒进去后,王老五便如同先前在楚清仪身上驰骋一般,大开大合的抽送了起来。粗长的肉棒,没有丝毫的停顿,一下接一下的在季雪琪的蜜穴当中进出着,一双大手,更是借着儿媳楚清仪的臀部支撑着身体,奋力的抽送着,上下两个蜜穴,想操哪个操哪个,这种一龙两凤的待遇,深深地刺激着王老五,此时的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奋力的抽送着,身下的楚清仪和季雪琪也不甘寂寞,两人再度热吻了起来。

凉亭中,三人的汗水、精液,彼此混合,就连那喘气声,都仿佛是要将面前的歌舞盖过,王老五一边操弄着身下的蜜穴,还一边抬头看着面前的歌舞,只见那负责献舞的月心,不知道何时也已经一丝不挂,面对王老五抬起来的眼神,奋力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姿,似乎只是为了讨好面前的王老五。

一旁的季雪琪看到这一幕,只感觉荒唐且可笑,一个半只脚踏入棺材的猥琐老头,还做着这种荒唐无比的春秋大梦,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

看到这里,季雪琪都要气笑了。可一旁的王老五,依旧在奋力的抽送着自己的肉棒,而且随着时间的加剧,王老五不停地变换着花样,不单单局限于让楚清仪压在季雪琪的身上,相反,还会让两个人全都并排趴下,撅起屁股,王老五在后面,后入抽送着一个,另外一个则是用自己的手指头撩拨着,甚至到了后来,还让光着身子给王老五献舞的月心也加了进来,一边在季雪琪的身上施展雄风,一边让一旁的月心从后面舔弄着楚清仪的蜜穴,画面淫荡且辣眼,季雪琪看了片刻,便感觉再也看不下去了,她连忙转身,来到了下一层梦境……

这层梦境,与之前那一层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刚刚自上一层梦境穿越而来的季雪琪,便看到了让人脸红心跳的一幕。只见宽敞的大殿中,有一席奢华的凤床,凤床四周,有纱幔轻轻飞扬,隐约之中,一道人影,如孔雀开屏,似凤凰展翅,雍容华贵的在床上躺着。

而在她的身侧,则坐着一个相貌丑陋的老头,不是旁人,正是王老五!

此时他正满脸淫邪的看着熟睡中的床上美妇,那美妇不是旁人,正是楚清仪的生母——云婉裳!

“这家伙……难不成见一个便爰一个?”

看到这一幕的季雪琪恨得牙痒痒,心里直骂王老五猥琐。事实上梦境中的王老五也确实是无愧猥琐这两个字,看着在卧榻之上酣睡的楚母云婉裳,王老五眼中满是炽热的欲望和不顾一切的疯狂,只见他伸手将楚母盖在身上的薄被扯下,随着被子一寸寸的落下,楚母那不输于自己女儿的曼妙身段,也是一点点的浮现,先是露出了那一对纤细白皙的藕臂,接着就是饱满挺拔的乳房,还有小腹、美腿等等……睡梦中的楚母,舌上的衣衫很是单薄,外面是一件淡白色的薄纱齐臀裙,正好将那臀部往下的位置遮挡住了一些,里面则是一件更加透明的遮胸亵衣,正巧能够将那深邃的乳沟和白皙如玉的乳房露出一小截,再配上那淡淡的体香和熟妇般的气质,看得王老五心头火热、心猿意马,下体更是如山岳般支棱了起来,不安分的粗糙手掌,轻轻地刮过了楚母的脸颊,痴迷的感受着那脸颊嫩肉的滑腻,然后顺着脸颊,一路向下,当来到面前齐胸亵衣位置的时候,王老五的手指先是将亵衣勾起了一个弧度,然后整只手掌,冲着那中空的亵衣内中便伸了进去。

闭着双眸入睡的楚母云婉裳,长长的眼睫毛轻轻地颤动着,修长的美腿,更是无形之中轻轻地交叠在一起。显然,王老五的一系列动作,楚母云婉裳全都感应的一清二楚,只是她没有说什么,或者说……俨然默许!

“不愧是在做春秋大梦!”看到这里,季雪琪嗤之以鼻,凭王老五一介凡人,也想要染指楚清仪的母亲,这也就是梦中世界了,若是现实世界,恐怕这种邪念刚刚升起的瞬间,就会被楚母一巴掌拍成碎肉吧!

一旁的季雪琪这般想着,不禁也有些好奇,睡梦中的楚母,到底会和王老五发生什么呢?她不动声色的继续看下去。

只见王老五的整个手掌,冲着那中空的亵衣内中便伸了进去,顷刻间,楚母的胸脯chu便鼓起了一部分,那饱满的乳房,被王老五轻轻松松地握在了手里,握住的同时,王老五清楚地感知到了楚母云婉裳的乳头支棱了起来。感受着这份变化,王老五的另外一只手,则是摸上了楚母云婉裳的大腿,白皙的腿肉,光滑有弹性,顺着大腿抚摸了片刻之后,王老五粗糙的手掌,开始朝着楚母的双腿之间探了过去。就在他的手掌即将摸上去的瞬间,闭目养神的楚母再难以装睡,睁开了眼睛,一双杏目,柔中带冷,死死地看着王老五。

“你干什么?”

若是换做普通的凡人,这般冒犯天师府的府主夫人,恐怕早已经是自己把自己吓死了,但王老五却是没有丝毫害怕,反而满脸的坏笑。

“你说呢!”

说着,猛地欺身而上,将楚母压在了身下。

“你……你干嘛?”

楚母满脸红晕,轻微的反抗着。

而王老五,则是低头亲吻着楚母云婉裳的脖颈、耳根,开口道:

“当然是……干你啊!”

说着,一双大手已经伴随着“撕拉”声响,将云婉裳身上的睡裙和亵衣尽数撕毁。下一秒钟,王老五便欺身而上,将云婉裳压在了身下。

一介凡人,竟然将一位二劫散仙压在了身下,这要不是梦里,又怎么可能发生?

一旁的季雪琪冷笑,可梦境中的王老五,已然是得手,楚母云婉裳在他的身下,与其说是抵抗,不如说是欲拒还迎,没几分钟的时间,身上本就单薄的衣裙,已经是被王老五扒了个一干二净,那丰满的娇躯,更是被王老五粗暴的压在身下,一双粗糙的大手,来回的在那丰满的玉体上游走着。王老五的舌头,吻过云婉裳的脖颈和胸脯,将那一对浑圆和饱满握在手中,捏之余,也埋头其中,亲吻着乳房和奶头,随即,又一路向下,经过平坦光滑的小腹,来到了那精致小巧的肚脐眼chu。

只见王老五痴迷的伸出舌头打着转,不放过云婉裳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嘴唇不停的吮女干着她的肌肤,顺着楚母云婉裳的肌肤纹理一路向下,很快就到达了她的双腿之间,那神秘的幽暗地带。那蜜穴之chu,随着王老五先前的一番舔弄,早已经是泛滥成灾,丝丝粘稠的阴毛之上,有着颗颗显眼的水珠,那是云婉裳蜜穴当中流淌出来的爰液。王老五的手指抚摸了上去,快准狠的从阴唇当中插了进去,一旁的云婉裳双腿一紧,却是一时之间没有忍住,发出了一声嘤咛。

“嗯啊……唔额……”

“舒服吗?”王老五抓准时机,一脸坏笑的询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