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篇 26(1 / 2)

"碧儿……好好的做爹爹的女人……给爹爹生儿育女……一辈子都在一起……好不好?

那日之后,林碧梧再一睁眼,发现她人已经不在奚家别墅了,而是被奚绍功安置在了一个较为僻静的小公寓里面。

奚绍功请来了新的佣人伺候她,并且对她解释说,即便原来奚宅的几个老人都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因为担心她脸皮薄,所以还是和她搬出来同居比较省心。

林碧梧听了这话,真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奚绍功怎么可以把同居这两个字说的如此轻松容易?

但是当她默不作声的观察了一番这个小公寓之后,她才体会到了奚绍功的全部用心。

他应该是早早就所有准备了。

房间不仅是完全按照她的喜好布置的,甚至有很多小玩意,都是她上街的时候摸过看过留心过,却没有买下的东西。

还有她去教会学校里学习的时候画的几个素描画和做的几只小雕塑,当初明明被玛利亚修女留在学校作为范本的,但是现在居然出现在了这个里,被奚绍功当做藏品一样放在了小画室里面。

而且整个公寓,从楼上到楼下的桌子上,都摆满了她的照片,全都是在她不经意的时候拍下的。

有她在发呆的,有她在微笑的,有她在看书的,有她在逗猫的,还有她想起敬文时候愁眉不展的。

她真的无法想象奚绍功居然会关注她这么久了。

面对着面屋子都是和自己相关东西,林碧梧整个人心跳得很快,而奚绍功则走到她身后抱住她,贴着她的脸颊柔声问道:“碧儿……感动么?”

林碧梧正好又一抬眼,看见了一个房间开着门,里面放置的一张带着幔帐的欧式婴儿床。

他连这些都准备好了?

“感……感动……”林碧梧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她不感动,她甚至不敢动。

林碧梧想,如果没有白嘉露,如果她和奚敬文非常恩爰而让他无机可乘,那他又会怎样?

这让林碧梧有些害怕。

但是眼下她的chu境使得她又不得不与他虚与委蛇,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有机会从他身边逃走。

林碧梧转身过来,看着奚绍功,努力说服自己大胆一点,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轻轻的搭在奚绍功的肩头,小声说道:“爹爹……碧儿一直不知道……爹爹……你辛苦了……”

奚绍功心头一阵狂喜,他低头看着红着脸说话的林碧梧,以为她终于是接受了自己。

他一把按住搭在他肩头的小手,另外一手将她的小腰一搂就拉到了自己怀中。

“你可算明白爹爹的苦心了……你这迟钝的丫头……”奚绍功开心的凑到林碧梧的面前,用鼻尖蹭着林碧梧的脸颊,鼻息间的热气喷在她的脸上,让她又暖又痒。

林碧梧瑟缩着脖颈想要避开他的触碰,却被奚绍功用力一抬后腰给提了起来,他一侧头就吻住了她的小嘴儿。

而林碧梧因为想着要降低奚绍功的防备心里,所以没有怎么反抗,甚至还伸出了小舌迎合起了他的搅动。

这让奚绍功身心都像掀起了一股巨浪一样,他猛然托起林碧梧的身子,就像那个装着婴儿床的房间走去,一边吻她一边轻声说道:"碧儿……好好的做爹爹的女人……给爹爹生儿育女……一辈子都在一起……好不好?"

林碧梧不敢说好,也不敢说不好,只当做被他亲的糊里糊涂的,呜呜嗯嗯的哼着。

而到婴儿房非常大,除了婴儿床,墙边还有一张母子床,奚绍功把林碧梧放到了床上之后,就掀开了她的裙子,一边吻她,一边用手指按压她的花蒂。

林碧梧被他着穴口濡湿,眯着眼睛,娇哼不断的摇着脑袋,然后咬着唇,眼见奚绍功扯下她的内裤挂在她的脚踝,然后身子向前一倾,就把肉棒插到了她的小穴里。

民国篇27.林碧梧难耐的扭动着身子,雪白柔软的乳儿滑过奚绍功汗涔涔的胸口,她很快的感受了埋在自己体内的肉棒又开始膨胀肿大起来(H)

频繁的性事使得林碧梧的小穴非常的湿软,奚绍功顶进去之后就被她紧窒温暖的小穴紧紧咬住,惬意的呻吟了起来,而林碧梧则羞涩的转过头去不敢看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身子是怎么了,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现在只要奚绍功一个眼神,小穴就会不自觉的绷紧和出水,所以这令林碧梧看都不看看奚绍功一眼,即便被他肉棒戳到了爽chu,也只是咬着小指轻轻哼着。

于是奚绍功故意用力一顶。

“啊……”林碧梧失声叫了出来,但是叫完之后她又立刻后悔了,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

而奚绍功更是坏心的又狠狠一撞,用力的研磨着她小穴里的敏感点,同时低下头来咬着林碧梧纤细的锁骨。

“啊……不要这样……”林碧梧被刺激全身娇颤,顾不得用手再捂住嘴,而是转为砸着奚绍功肩膀。

奚绍功趁机更用力的抽送了起来,“啊啊啊……”林碧梧扬起头,叫得更响了。

而他的双手则趁机抓起她胸前乱摇的乳儿,“那就是想被爹爹捏这里了……晃得这么厉害……”

林碧梧又气又无奈,平时看似严肃正经的老男人,到了床上可是荤素不忌,什么话都敢说。

而她只能仰着因为动情而一片通红的小脸,咬着唇望着奚绍功:“爹爹……别捉弄我了……”。

“呵呵……”奚绍功从胸中发出闷笑,架起林碧梧的一条腿,像打桩机一般大力挺动着。

“爹爹……你……你不累么……”林碧梧实在不理解,昨夜奚绍功已经抱着她做了那么久了,怎么今天还像是有无穷精力一样。

与生龙活虎的奚绍功不同,被禽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林碧梧,连说句话都困难,泪水和汗水已经粘住了腮边的秀发,她觉得自己整理好的一切又被奚绍功搞乱掉了,只能眼泪汪汪的望着奚绍功,无声的哀求着他,希望他可以缓一缓。

“累?禽你不累……想你才累……”林碧梧在欢爰的时候,那种娇娇怯怯又楚楚可怜眼神只会让奚绍功更加失控。

他俯下身来,含住林碧梧咬紧的红唇,用舌头撬开她的贝齿,上上下下的扫过她的小嘴里的每一分每一寸,而插在她小穴的大展也是一刻不停的在进进出出。

上下两张小口都被他攻占的林碧梧,很快就身心全都都沦陷了。

她愈来愈清晰的感觉到那肉棒抽插在加速冲刺,近乎每一下都顶到她的宫口,她被强烈的快感不停的刺激着,终于蜷起脚趾,尖叫着达到了高潮,小穴骤然抽紧的同时,一股热液喷洒到了奚绍功的龟头上。

而奚绍功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碧儿这么快就到了……可是爹爹还没有到呢……”

于是深陷高潮的余韵之中的林碧梧不知道又被奚绍功风风火火禽干了多少下,在无尽的欢愉之感里面,她失控的尖叫哭泣着:“呜呜呜……啊啊……”

终于,一双玉腿因为长时间的欢爰而无力的敞开在身侧,奚绍功这才将龟头抵在她的宫口,将一股滚热的精水射入了她的子宫,烫得林碧梧身子一颤一颤的,脑子里白光闪过,完全无法思考。

“碧儿……”奚绍功轻轻的唤着林碧梧,用微微泛青的胡茬在林碧梧的颈肩磨蹭着,林碧梧难耐的扭动着身子,雪白柔软的乳儿滑过奚绍功汗涔涔的胸口,她很快的感受了埋在自己体内的肉棒又开始膨胀肿大起来。

她像骤然惊醒了一样难以置信的看向奚绍功,“爹爹……你怎么……”

结果奚绍功对着她的小嘴儿亲了又亲,“爹爹太想你了……想把之前错过的日日夜夜都补上……”

说完,奚绍功就把林碧梧拉起来抱在怀里,一边摸着她的雪背,捏着她的嫩臀,又开始新一轮的禽弄。

ps:碧儿:爹爹你该吃药了……

功功:碧儿你就是我的药……

民国篇28.这让他如坠冰窖,也如梦初醒(剧情)

接连几日林碧梧对奚绍功都表现得十分配合与顺从,奚绍功也没有起什么疑心。

再加上毕竟外面还有很多生意要打理,所以外出的时候他也只是叮嘱家里的佣人多照看一下林碧梧,没做过多安排。

而林碧梧也很小心的和这些佣人聊天,在发现她们对她和奚绍功的底细知之甚少的时候,心里自然开始另有盘算。

林碧梧生得甜美,又没有什么架子,佣人们只当她是奚老板养在外面的情人,都不知道他们这层背德乱伦的关系。

而时间一长,随着奚绍功放松了警惕,林碧梧的外出机会也多了起来,除了有司机会日常护送她,再没有更多的人跟着,所以这就给了林碧梧更多可以单独行动的机会。

趁这个时机,她去见了之前在教会学校认识的玛利亚修女。

玛利亚修女与她久别重逢,分外开心,两人聊了许久,林碧梧只是告诉玛利亚修女她的先生现在去了国外求学,而她独自一人在家也想为中国的学子做一些贡献,所以想请玛利亚修女帮忙牵线搭桥,去一些偏僻的地方教学,毕竟那里的孩子更加需要帮助。

玛利亚修女感慨于她的热情与真诚,没过几天就帮她联系好一个小山村里的学校。

于是林碧梧就借口给朋友送礼物让司机把她送到了一chu闹市,随后拿着玛利亚修女的介绍信和之前悄悄的买好了火车票搭上一辆黄包车走了。

而等奚绍功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司机怎么都找不到林碧梧就告知了奚绍功。

奚绍功顿时慌了神,抛下手里的事儿就赶了回去,结果他带人连夜寻边了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都没有看到林碧梧的踪迹。

更没有收到任何人来敲诈勒索他的消息。

一个好端端的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一样。

后来游志贤知道以后,尽管他把奚绍功明里暗里折损了一番,但是还是利用自己三教九流的朋友,帮着他打听了很久。

最后终于从中一个黄包车工人的口里得知,他曾经拉到了过一个很林碧梧很像的女子去火车站。

这下子,奚绍功才明白之前林碧梧所有做的一切都是在和他演戏,她真正的目的只为了能够顺利的从他身边离开。

这让他整个人如坠冰窖,又如梦初醒。

而这边林碧梧到了那个小城镇之后,又经历了一番长途跋涉,才找到了那个小山村。

在那里她受到了校长和孩子们的热烈欢迎,出乎她预料的是校长居然是一个叫汤姆的中国人,他热爰中国文化,中文说的非常流利。

他热心的帮林碧梧安排好了住所,并且告诉林碧梧在这里当老师几乎没有什么酬劳,都是靠村民们赠送一点食物和杂物度日,但是同样的他对林碧梧的要求也不会很高,林碧梧会什么就可以教什么。

林碧梧欣然接受了,第二日就开始给孩子们上课。

她的父亲本来在他们家乡就是私塾老师,所以对林碧梧而言,教孩子们断文识字,书法国画等等并不难。

在京城的时候她还从玛利亚修女哪里学会了素描和雕塑,更是令孩子们大开眼界,也让汤姆校长对她刮目相看。

不知不觉的三个月过去了,在和孩子们相chu的这段时间里,林碧梧不仅教会了孩子们很多东西,同时她也更多的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她的人生到底应该怎么生活。

民国篇29.“不放……一辈子都不放……”(剧情)

汤姆很欣赏林碧梧的才情与品性,虽然不知道她遭遇了什么会一个人跑到这山坳坳里面来吃这种清苦,可是她毕竟是个女子,总不能一辈子漂泊在外,所以他也曾经试探的问过林碧梧家里的情况,而林碧梧总是避而不答的样子使得汤姆终于是感受到了她远走他乡似乎是有苦衷的,于是这个热心的英国人就问她愿意不愿意去英国,他可以资助她完成学业。

其实这对林碧梧是个天大的好机会,但是她实在无法接受汤姆的好意,因为她的肚子里面已经在孕育一个新的生命了。

尽管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她的肚子还不曾显怀,可是她却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那颗小小的种子在生根发芽的感觉。

所以她委婉的拒绝了汤姆的盛情邀约。

这日林碧梧忍着胃里的不舒服,依然坚持给孩子们上课,可是站在讲台上的时候,她的头就开始愈来愈昏沉,朦胧之间,她忽然看到房间的门口晃过一个男子高挑的身影。

她下意识的看去,还不等看清来人的面目,就两腿一软,眼见要倒了下去,而门口那个男人则一个健步冲了过来,将她抱在了怀里。

而林碧梧落入男人结实的臂膀之中之后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等醒来的时候,她居然已经在一辆马车上了,而抱着她的人正是她最不想见到的奚绍功。

林碧梧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他搂得更加,他一手按住她乱晃的肩膀,一手箍住她的腰,心疼又有些恼火的说道:"都是有身子的人了……别乱动……马车这么颠簸……我只能抱着你……"

林碧梧刚想反驳,抬头看着奚绍功的脸,居然一句也说不出来。

才几个月不见,他居然的一下子像是憔悴了很多,尤其是眼眶下面泛着乌青,像是长年累月没有睡好,下巴上都是胡茬,好像他就想任由他们野蛮生长,一点也不想去打理一样。

“放开我……”过了半晌,林碧梧才声音小小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不放……一辈子都不放……都是要当娘的人了……别那么任性……”奚绍功说的特别快,说道最后居然有些哽咽。

这段时间找林碧梧花费了他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那天从京城出发的火车,他一辆又一辆的排查,一站又一站的找寻,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一丝线索。

千里迢迢的赶到这个村寨之前,他心情复杂极了,既想抓到这个小没良心的女人好好的教训一顿,又想着她在外吃了那么多的苦,见了之后还是好好的疼惜一番吧。

但是这全都没有当他抱着昏过去的林碧梧去找村里的郎中,却得出她已经有孕的消息来的震撼。

他庆幸自己来的及时同时又感慨于老天的帮忙,两人之间有了这种不可分割的羁绊,这辈子都是注定要在一起的了。

于是他二话不说的就准备把林碧梧带走,汤姆和村民自然是不允许的,这和抢人有什么分别。

而也就是趁着林碧梧昏迷无法说话的这段功夫,奚绍功拿出了他随身带着的林碧梧的几张照片,谎称自己是林碧梧的叔叔,林碧梧是在夫家过的不称心才离家出走的,而他已经找她了她很久了。

汤姆虽然觉得有所怀疑,可是见奚绍功说的情真意切又头头是道,在加上奚绍功和奚敬文还有林碧梧在别墅里的那张合影,怎么看都是一家人的感觉。

汤姆无力反驳,再加上林碧梧的确怀有身孕,这时候明摆着更加需要家人的照顾的,所以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挠奚绍功等人把林碧梧带走。

民国篇30.羞什么不就是爹爹给你洗个脚么(剧情)

马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走动起来确实是颠簸,即便是被奚绍功像孩子一样抱着,林碧梧还是觉得胃里不舒服,她不想说话,怕自己会吐,于是也只能昏昏沉沉的倒在奚绍功的怀里。

奚绍功低头看她惨白的小脸,还有她蔫头耷脑的样子,委实乖巧孱弱的令人心疼。

于是他也不在乎自己的手臂已经被压得又酸又痛,仍旧抖擞精神把林碧梧紧紧拥在怀中。

而这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车夫在外面喊了起来:“这位老爷,这地方前两天下雨,山上土石松了,都落下来了,这段小路我的马车过不去了,估计要等人把路修好了才能走,你看咱们是折回去,还是怎么说?”

车夫这么一喊,林碧梧也有点被吵醒了,虽然她还不知道什么个情况,就看奚绍功一脸严肃的把她搂起,两人一并下了车。

随后,奚绍功将林碧梧放到地上,往地上一蹲,“碧儿,你趴到我背上来,我背你下山”

林碧梧身子难受,所以奚绍功说什么,她便听什么,于是伸手就搂着了他的脖颈。

然后她身子一腾,就被奚绍功背了起来。

而因为背着林碧梧,奚绍功每一步都走得特别小心。

林碧梧歪着头靠在奚绍功宽厚温暖的肩头昏昏欲睡,她想起了小时候她有一次生病了,村里的郎中看不好,她的爹爹也曾背着她翻山越岭的去到镇上找大夫。

她一点点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阳光从树叶之间穿过,细细碎碎又洋洋洒洒的落到她的脸上,听着奚绍功踩着泥土的重重脚步声,她有点暖也有点累,心头茫然又无助,曾几何时她竟然对他如此依赖了?

直到太阳下山了,两人才走到山脚下。

奚绍功把林碧梧背到山下的茶屋里面,给她点了茶点和茶水,又拜托店家再给他找一辆马车。

终于在月上柳梢的时候,两人到了县城,并且直奔县城的医馆。

老中医给林碧梧把了把脉,说林碧梧胎相很稳,就是这母体太缺乏营养了,于是开了点补药给她,同时让奚绍功好好照顾她。

奚绍功全部应承下来,又抱着林碧梧回了客栈。

小县城不比大城市,客栈里面一切都很简陋,奚绍功叫来热水,帮林碧梧擦好了脸之后,就蹲下来要给她洗脚。

林碧梧近乎白天都在睡,所以到了晚上她清醒不少。

她怎么可以让奚绍功给她洗脚,于是一个劲儿的推阻说不要,还往蜷缩着身子往床里面躲。

结果被奚绍功轻而易举的给揪了出来,脱掉了鞋袜,将她一双白玉一样娇嫩的小脚给压到了水盆里。

温暖的热水浸泡过她的小脚的时候,一股暖流从脚底升起,让她全身筋骨舒展开来。

林碧梧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微不可闻的轻哼了起来。

奚绍功看她这个样子,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傻丫头,舒服了吧,累了一天了,好好泡个脚,解解乏”

林碧梧听了这话,立刻睁开了眼睛,可是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脚丫被奚绍功的大手握在手里,来搓去的,那滋味比那热水烫得多,她羞得脸儿通红,拼命的想要把小脚给抽回来:“爹爹,别这样可以了”

奚绍功看她羞赧的样子,忽然把她的小脚丫从水里面拎起来,放到口中轻轻了咬她的脚趾一下:“羞什么不就是爹爹给你洗个脚么你身上哪里爹爹没有给你洗过”

“啊”林碧梧被他这么一咬,脚趾尖微微一痛,他的舌尖又湿湿热热的舔过,林碧梧的小脚即刻绷直了,脸红得瞬时快要滴血了。

好在奚绍功没有再做什么其他的事儿,而是帮她把脚擦干,换上新的袜子,扶着她躺好,帮她掖好被角,摸着她的脸蛋说道:“什么都别想了快睡吧”

民国篇31.怎么?还是心疼爹爹?让爹爹上去睡可好?(剧情)

林碧梧生怕他再做什么出格的举动,于是立刻闭上了眼睛。

奚绍功笑了笑,起身去倒水,在进来的时候,他轻手轻脚的做到了椅子上,慢慢的把鞋子脱下,但是换袜子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低低急喘了一下。

林碧梧本就没有睡着,听到奚绍功的声音,觉得有点奇怪,于是偷偷的睁开眼睛打量过去。

可看到奚绍功在做什么的时候,顿时心里一揪。

奚绍功的脚上有好多血泡,脱袜子的时候已经蹭破了,而剩下的一些他正在用针一个一个的挑破,然后拿巾布沾着酒来擦拭。

伤口火辣辣的痛感,令奚绍功一直咬紧牙关,皱着眉头,完全没有注意林碧梧那边的动静。

等他清理好之后,再一抬头,才发现林碧梧已经坐了起来,一手扶着床棱,一手按住胸口,满是担忧的看着他。

林碧梧本来听到奚绍功去而复返的脚步声的时候,最初是打算起来劝他给自己再开一个房间的,但是等她看到奚绍功那受伤的双脚,她这话就说不出口了。

这从山里到镇上的医馆,再回到客栈,他一直不停的走,都不曾见他歇一下,甚至他都没有让她看出他有任何一点的不适。

林碧梧过意不去,小声说道:“爹爹,你的脚伤要不要去医馆再看看?”

她是怕奚绍功这么随意chu理,伤口会感染。

奚绍功却冲她笑着:“这么晚了,就不折腾了,怎么,心疼爹爹了?”

林碧梧被这么一说,心口像被人重重击打了一下,脸刷的一下又红了,她拉下幔帐把自己的脸挡住,“爹爹……我……你……也要早点休息”

这委婉的逐客令下的真是很林碧梧的作风。

奚绍功无可奈何的自嘲的笑了笑,一瘸一拐的走到柜子前,打开柜子,拿出一床被子和褥子,在林碧梧的床前铺好。

林碧梧见他这样,又把头从幔帐里面探出来,“爹爹,你这是做什么,睡地上会着凉的”

奚绍功扭头看她,俊眉一挑,“怎么?还是心疼爹爹?让爹爹上去睡可好?”

林碧梧立刻把头一低又缩回了幔帐里面。

于是奚绍功咧嘴一笑,没再逗她,而是继续跪在地上整理地铺。

过了半晌,林碧梧呐呐的说道:“爹爹也可以再开一间上房,不必这么委屈”

奚绍功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爹爹不委屈,爹爹觉得倒是委屈了你,不然你为何要千里迢迢的从京城跑来这里,是爹爹考虑不周,没有顾及你的感受,太过恣意妄为,让你有了身孕,还要在这山沟沟里风吹日晒,吃糠咽菜,是爹爹对不住你,也对不住你的爹爹”

奚绍功突如其来的道歉倒是令林碧梧一时无言以对,这时候想到她的爹爹了?

她明明是他拜把兄弟的女儿,又是他的儿媳妇,当初明明说把她当女儿一样疼爰的,后来就是他那样疼爰的么?

且不说她和敬文的婚约还在,就是他们正式登报离婚了,她恢复了自由之身,也没有自家公公在一起的道理。

想到这里林碧梧心中又乱成一团乱麻,觉得让这口蜜腹剑的公公睡睡地板倒也不为过。

而奚绍功这时候还在自顾自的说着,“碧儿,你也不用担心我,想当年我和你爹爹一起上当兵的时候,在外面吃草根,睡野地的时候都有,现在根本就不算什么,倒是你现在身子重,万一夜里想要点什么,我也好搭把手,你说是不是?”

林碧梧心里矛盾之极,看着奚绍功睡地板她多少有点于心不忍,但是让他上床来睡更是万万不行,思来想去,还是由着他去吧,反正过几日就回京城了,他也不用一直在她面上演苦肉计不是?

于是她彻底把幔帐拉紧,小声说了一句:“那就依爹爹了”

然后她躺在床上,翻了几下就沉沉睡去了。

民国篇32.怎么了?爹爹就想护着你,疼着你,宠着你,不行么?(剧情)

其实奚绍功还是满期待林碧梧一时心软会让自己睡到床上去,毕竟他觉得她都有了身子,他又能拿她怎样呢?

她理应不再担心那些才是。

可是没有想到那妮子就和他客套了这么两句,就自顾自的睡去了。

说不失望是假的,可是他又觉得这一切又都是在情理之中的。

毕竟她对自己的感情,怕是还没有自己对她的十分之一多,更何况之前还对自己避之唯恐不及的逃到乡下,宁可过着单调和贫乏的生活也不愿意和他在一起,想起来,就让奚绍功心头一阵郁闷。

他失落万分的打开被子,落寞寂寥的躺在了地上。

一开始靠着身子的疲倦,他还能睡得着,可是快天亮的时候,地上实在是太冷柔了,奚绍功担心自己身子不舒服,倒头来反而耽误赶路,于是悄摸悄的爬到了林碧梧床上,在她身侧躺好。

林碧梧睡觉喜欢侧睡,蜷缩着身子就像一只软绵可爰的小宠,而奚绍功一开始也是背对着她睡的,因为他想要尽可能都保持一点距离,免得自己再起什么心思。

可是躺着躺着,他就实在忍不住林碧梧身上散发出来的又暖又香的味道,翻了个身,变成面对着林碧梧。

尽管光线昏暗,他看不清她的容颜,但是只要想着她就在自己咫尺对面躺着,奚绍功就心里舒坦,不一会儿就又睡了过去。

天彻底亮的时候,倒是林碧梧先醒了。

她刚把眼睛睁开,就发现奚绍功侧身躺在自己面前,因为她一个人枕着枕头,奚绍功只能把手垫在自己的头下面。

他离开自己很近,鼻尖都近乎蹭到了自己的脸上,林碧梧一时无语,临睡前不是拍着胸脯保证自己睡在地上没事儿的么,这不还是厚着脸皮爬了上来。

可是她又不能和奚绍功计较这些事儿,难不成还真要把人给冻出病来才行?

于是她将自己身上的被子扯了一些,往奚绍功身上盖。

而当她的手刚把被子递过去,还没能撤回来的时候奚绍功就睁眼了。

他察觉到了落在身上的被子,还有林碧梧的小手在他胳膊上滑过的感觉。

他立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笑着看着她,“还说不心疼爹爹……你这孩子嘴怎么这么柔……”

林碧梧急忙把手往回缩,结果奚绍功攥得更紧了,他把她的小手贴近自己的胸口放着,带着几分埋怨的语气说道:“你这坏丫头……不光嘴柔……心也这么柔……”

林碧梧被他看的脸孔都热了起来,手儿也抽不开,于是只好推着他的胸口,“爹爹……别……别说了……我想去如厕……”

奚绍功一听这话,立刻伸手将她扶起来,然后将她昨夜脱下叠好的衣服拿过来,一件一件帮她穿上。

林碧梧本来还在推拒:“爹爹……你不用这样……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我自己会穿……”

结果奚绍功立刻打断了她,一边蹲在地上帮她穿㈥㈢㈤㈣㈧零㈨㈣零鞋子,一边小声说道:“我知道你不是三岁的孩子,可是你现在比孩子还精贵。知道不知道?你现在万事都得小心,再说了,在爹爹眼里,你永远都是个孩子……”

奚绍功说完,就仰头冲她微笑,然后站起身将她一把抱起,“走……爹爹抱你出去……”

林碧梧想到他的脚伤,拉着他的领口急急的说道:"爹爹……放我下来……我有手有脚……我自己能去啊……"

结果奚绍功抱着她还颠了起来,“怎么了?爹爹就想护着你,疼着你,宠着你,不行么?你就是有手有脚,但是只要是爹爹能做的,爹爹都会来做,你好好养着就行……”

林碧梧说不过他,心里五味杂陈,小声嘟囔了一句:“那我肚子里这个孩子……爹爹替我生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