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母子缱绻(1 / 2)

仙母种情录 欢莫平 2088 字 15天前

过不多时,残阳的最后光芒尽于长夜,淡淡月色取而代之,银华倾泄于前坪。

我分明没有听见脚步风声以及衣袍飘动,却知道娘亲已经在走廊上了。

果然,一阵明光点缀了堂前黑暗,仙子踏月而来。

娘亲一手持着烛台,一手平托着木盆,仙姿宛若风中白莲,但却没有一丝波荡之声,更无半滴水珠溅出。

此时,娘亲的装束更显随意,一身宽松的绸白衣裤,恰似对镜梳妆时的优雅,那玉净瓶般的窈窕身姿依稀可见,尤其一双饱满酥胸,似乎没有抹胸的束缚,高挺出峰峦般的轮廓。

借着红烛的明亮,那雪雕瓷烧般的仙颜尤为耀眼,明明已无情潮红晕,但眼角眉梢却是透着一股春意,嘴角若有若无地微勾,欺霜赛雪的玉颊透着一丝红润,称得上是容光焕发,于细微chu无声无息地散发着淡薄却撩人的妩媚。

"霄儿,怎么又看呆了?"将木盆平稳地放在正堂桌上,娘亲浮起一个微笑,一边浸湿布巾,一边侧首而问。

我回过神来,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孩儿在看娘亲啊,面色好像更红润、更美了。""是吗?这都是霄儿的功劳。"娘亲美目一斜,勾起嘴角,荡起烟波浩渺般的妩媚。

"嘿嘿……"我眉头一挑,得意地笑起来。

那天听娘亲说了男女滋润之事,我也想起了《御女宝典》中的记载:如果女子在欢好中得到滋润,那么眉间便会自现淡淡春意,面容也会变得温柔;反之,若是欲焰灼烧而难得雨露,天长日久了,就会相貌狰狞、暴躁易怒。

此时倾世容颜满溢着一股滋润妙韵,更教我彻底明白其所代表的含义:娘亲确实在与我鸾凤和鸣中迎来了极乐情潮,身心俱爽、饱受雨露,绝无虚假。

念头至此,我心中志得意满,笑得有些放肆,但随即牵动了下体的微微刺痛,不由倒女干一口凉气,却仍是不忘邀功请赏:"娘亲,孩儿可是费了好大力气……""全是娘在动,哪费力气了?"娘亲已然拧干了布巾,坐到床前矮凳,先是打趣一句,而后关心嘱咐,"娘要擦脸了,把眼睛闭上。""是,今天辛苦娘亲了。"我也不再软磨柔泡,真诚地慰劳一句,听话地闭上了双目。

只听娘亲轻轻嗯了一声,随后湿润清凉的布巾便覆了上来,感觉到纤纤玉手温柔而仔细地擦拭着面颊。

并不粗糙的布巾将眼角、下巴等chu尽数擦拭干净,无一遗漏,虽然比不上玉手光滑的万一,但将娘亲的宠爰与关切尽数传达。

娘亲的化劲将力道控制得恰到好chu,温柔细致而毫不拖沓,因此很快我就重见光明了。

只见娘亲将水盆放到桌旁长椅上,将布巾清洗一道,又为我擦拭起脖颈胸膛来。

享受着娘亲的温柔服侍,我却被勾起了些许愁思,面有难色地开口:"娘亲,每回交欢孩儿都消耗甚巨,这可怎么满足您啊?""真当娘欲求不满啊?与霄儿行云布雨,娘也受用非常,可来不得几回。"娘亲手上动作未停,浅笑微嗔,大方谈论闺中秘事,"消耗问题倒是不妨,只须霄儿破入先天,届时阴阳平衡,就能雄风几度了。""是吗?到时孩儿定要娘亲爽到下不来床!"闻得此言,我眼前一亮,似乎高瞻远瞩到了自己夫威大振的模样,不禁吐出豪言壮语。

"那就要看霄儿的本事了~"娘亲美目一眨,妩媚顿生,仙颜似乎朦胧了半分。

"嗯!"我用力点头,在心中牢牢记住这"誓言".娘亲又洗了一道,重至榻旁,这回又细致地擦拭起我的腹背来。

依娘亲所言,这阴阳平衡对于武者颇为重要,我不禁起了疑惑:"娘亲,如此说来,其他练武之人如果想破入先天,也要注意房事频率?""这倒不是,寻常武者并无此忧,实是霄儿的情况太过特殊了——娘身至先天,体内诸元浑然无缺、熔铸无罅,元阴丰沛而稳固;由于境界差距,阴阳相女干之下,霄儿元阳极易松动,故此每回欢好都消耗甚巨。"娘亲螓首轻摇,一边仔细服侍一边耐心解释,"而寻常武者身健体壮,在男女之事上多为强势,加之他们难遇先天境界的女子,元阳自不会轻易泄至几近亏空,也不会影响破入先天——如果他们知晓如何破境的话。当然,如果沉湎淫乱、纵欲过度,哪怕至坚亦不可久,如此心志,连一流高手都难以成就,遑论先天。"我这才了然点头:"原来如此。"我们母子二人的情况,想来确实是独一无二,先天高手本已世间难寻,其中女性更是凤毛麟角,且不论眼界、手段,光凭那难逢抗手的武功,常人欲与之春风一度便已难于登天。

据我所知的女性先天高手,唯有娘亲一人而已,修炼的还是清新静念的不世神功,平素心如止水,欲让她妄动凡心更是难上加难。

然而世事无常,最终将高chu不胜寒的仙子拉下红尘的,竟是她的亲生儿子,更教她打破了世俗伦常、道德枷锁,与我纵情交欢、共游欲海,哪怕我亲身体验了其中曲折波澜,都要感叹这绝非侥幸二字可以简单揭过。

我不无得意地自嘲:阴阳失衡,这种幸福的烦恼,恐怕唯独我一人会为此忧虞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境界差距倒也并非全无好chu,至少不必担忧珠胎暗结,可以尽情地享受欢爰,无需顾虑。

思及此chu,我又有了一个疑问:"娘亲当年是怎么怀上孩儿的?难道父亲也是先天之境?"娘亲螓首轻摇,径直否认:"若是如此,你父亲也不会死于非命了。"我心中一惊,仓促之下未及考虑,又让娘亲想起此事,但看她神色如常,我也没有出声重点。

只听娘亲继续说道:"正练先天乃是由内及外,彼时娘亲虽已领悟先天之息,但尚未与躯体浑然合一,因此可以自然受孕。""原来如此。"我不愿多说,轻轻地揭过此节,却忽然感到阳物一凉,不由呻吟出声,"哦——"往下一瞧,原来娘亲已将其他各chu擦拭过一遍,此时恰好将湿凉的毛巾覆到下体。

此时娘亲眸中并无春意,纤纤玉手隔着毛巾将软绵绵地阳物握住,轻柔擦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