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五十九章淫贱圣母(1 / 2)

皇朝秘史 佚名 5825 字 14天前

在圣母宫主指引江寒青来到的这间大屋子里,除了一张通铺大床以外,居然空荡荡的没有其他的摆设。

不过这张床也确实是够大,竟然横贯了整个房间。床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淫虐用具。皮鞭、蜡烛、塞口球、束腰、大捆的绳子、蜡烛、铁夹子、钳子、铁链、假阳具等等不一而足。只要是你想得到的东西,这里都能够见到。

在床的正中央对着房门的位置赤身裸体地坐着两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看见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走进来,两个小男孩显然是大吃了一惊。两个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江寒青,一点其他的反应都没有。

这两个小男孩都很瘦弱,一眼看过去就会发现两人有一个非常相似的地方,那就是两人的长相都是奇丑无比。再按捺住心里的厌烦情绪仔细一看,就会觉得两个人还丑得十分相似。

两个人都是吊眼角、塌鼻梁、鼻孔朝天,脸上还长满了斑斑点点的东西。不过有一个地方两个人长得还是有所不同,那就是嘴巴。两个人里面一个人长成了“天包地”的形状,另一个却刚好相反,是一个天生的“地包天”。

江寒青看了这两个丑男孩两眼,心里顿时感到一阵恶心,连忙将目光转到别chu去了。“天啊!这老妖婆是发神经了。人家都是养小白脸儿。她倒好!居然养起这么两个小丑鬼来了!”

在大床靠墙的角落里,江寒青看到还蜷缩着一个人影。那人低垂着头,在昏暗的烛光下看不清楚其长相,不过从身材的曲线上还是可以肯定那人是一个女人。

看着眼前的景象江寒青终于明白自己会在大堂里面等那么久。原来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圣母宫主正在这屋子里玩着自己的性游戏。穿好衣服,再补补妆,自然需要花一些时间的。

两个丑男孩这时也看到了被江寒青搂在怀里的圣母宫主,立刻高叫起来:“贱人你怎么出去了这么半天。还带了一个男的回来。快给老子滚过来!”

江寒青听了两个男孩的话翻了翻白眼,心道:“看来大宫主的受虐欲望是越来越强了!找来这么两个丑男估计也是为了从中享受到更强的羞辱感觉。哼!且看她有什么反应再说!”

进到这个房间里的圣母宫主似乎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听到两个男孩的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吃吃娇笑着靠到江寒青胸口腻声道:“你们两个小坏蛋急什么急?这位大哥可是奴家的夫君大人。你们这么不给他面子,他会生气的!”说着她伸手搂住江寒青的颈项,亲昵地用舌头在他的脖子上舔了两下。在她故意这样动作挑逗两个男孩的时候,江寒青却回想起了自己多年前和这位圣母宫主做爰的情景。

历代的圣母宫主在床榻之上都是绝对的受虐狂。其实不仅仅是圣母宫主本人,就连每一个圣母宫成员都是极为变态的超级受虐狂。这固然是因为圣门淫虐亲母的规矩必然造成这些母亲们喜好被虐,但背后也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圣门显宗圣母宫的成员,每一个人都是历代宗主的亲生母亲,却也每一个都是自己亲生儿子淫虐的牺牲品。像她们这样一个个从高贵的母亲演变成为儿子的性奴的过程,对于女人来说无疑是对于自己人格和自尊的彻底践踏。

但是当她们的儿子去世之后,这些可怜的女人却又因为心爰儿子的死亡而享受到了格外的尊荣。她们被显宗的成员抬到了极为崇高的位置,成为了显宗圣母宫的一员,享受着全宗子弟的顶礼膜拜。本应是无比悲伤的事情,却似乎给她们带来了常人所企盼不及的荣誉。但是这种悲伤与喜悦、天堂与地狱的疯狂变化,却只能让她们那本已扭曲的人格变得更加不可思议。

在显宗内圣母宫的成员仿佛是高高在上的神抵,浑身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使得普通帮众连抬头仰视的勇气都没有。但是背着帮众,她们在床上又常常是下贱到极点,似乎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哪怕是一丝一毫的自尊之心。只要她们愿意,她们可以让任何人用任何手段对自己进行凌辱,似乎只有这种常人无法忍受的折磨和屈辱,才能够让她们得到一点心理的慰藉。现任的圣母宫主,在这一点上比之于她的前任宫主和同伴们也是丝毫不逊色。

在江寒青小的时候,每次见面他都会好好地玩弄这个高贵的圣母宫主,享受虐待贵妇人的快感。比之于玩弄其他的女人,江寒青凌辱这个女人所能够获得的快感是更多更多。其他的女人被江寒青调教后就彻底成为了他的性奴,而这位圣母宫主却绝对不是!

在床上她可以贱得不能再贱,可是一旦出了房间,你就别想再在她面前有片刻时间能够抬起头来。在正常的时间里,她绝对是一个可以主宰一切的女神,绝对不会容许一点点侵犯自己权威的事情发生。在江寒青看来,她之所以对王明思的反叛那么痛恨,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王明思破坏了圣母宫主在隐宗内无可比拟的权威。

当年江寒青享受这位圣母宫主的风骚肉体之时还只有十几岁的年纪,却已经觉得能够羞辱玩弄这位平日高高在上的大宫主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在江寒青内心里,圣母宫主是仅次于母亲阴玉风的第二个绝佳凌辱对象,而且与母亲阴玉风最后向自己全面投降,彻底沦落为他的性玩具不同,这位圣母宫主虽然在在卧榻之上是出奇的淫贱,但平常的时候始终能够保持自己的威严和高贵的身份。

也正因为圣母宫主在平日里总是表现得高不可攀,所以江寒青在床上凌辱她时总是挖空心思、丝毫不留余地,完全将她看成一头淫兽来对待。

江寒青有时也在揣测,也许正是为了让男人能够更加残忍地玩弄自己,这位圣母宫主才故意在任何人面前都作出一派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因为这样恰恰最能够激发虐待筐的男人玩弄她时的兴奋感。

虽然过去和圣母宫主曾经有多次的肌肤之亲,已经完全了解圣母宫主在性交时的下贱口味和受虐脾性,但是江寒青在此刻亲眼见识之前,仍然没有想到过圣母宫主会堕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居然让这么两个年纪又小、长相又丑的男孩来玩弄自己高贵、美艳的肉体!

“你个骚猪什么时候又多了个老公出来?他妈的,你赶快给老子滚过来!否则老子待会儿不把你那贱屁股给抽烂!喂!我说那个傻小子,你还不赶快将那个骚货给老子抱过来!”

粗鲁的辱骂声把江寒青从冥想中唤回了现实世界里,是那个嘴巴长成“地包天”状的小孩在叫骂。他见江寒青仍然抱着圣母宫主站得远远的不肯走过去,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江寒青看着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嘿嘿冷笑了两声,心想:“看来这两个小子是被大宫主养了很长的时间,而且也一直很受她的喜爰,否则说话怎么可能如此趾高气扬?”

似乎是为了证明江寒青的猜测没有错误,圣母宫主很快就将嘴贴到江寒青耳边,含住他的耳垂含含糊糊地说:“这两个小子被我抓来玩了一年多了!来的时候两个小子肥得像头猪一样,你看现在他们瘦得那样!嘻嘻!再玩一个月就可以扔土里当肥料了!”

江寒青这时已经逐渐进入状态了,听了圣母宫主的话冷笑一声道:“好哇!在此之间让我先看一看你这头母猪是怎么被他们玩弄的!滚过去!”

江寒青这样说着立刻就粗暴地将怀中柔若无骨的圣母宫主扔到了两个丑男孩面前的床榻上。两个丑男孩立刻兴奋地扑了上去,将圣母宫主夹在两人中间,粗暴地抚摸她的肉体。

这一次出口辱骂圣母宫主的是那个“天包地”,他一边使劲搓宫主的双乳一边骂道:“贱人!你不是说他是你的老公吗?啊!人家还不是将你抛给了我们?哈哈!”圣母宫主的肉体被两个丑男孩的双手粗暴地玩弄着,可是她的表情却逐渐开始兴奋起来。双颊赤红,呼女干急促,嘴里面还偶尔咿唔两声。

对于圣母宫主来说,一般的虐待游戏都已经不能够满足她那无穷尽的受虐欲望,只有从精神上无情的折磨才能让她稍微感到一点满足。眼前这两个丑小孩正是她为了满足自己那变态欲望而故意找来的。让这么两个奇丑无比的男孩玩弄自己美丽而高贵的身体,那种屈辱的感觉正是圣母宫主这样的超级受虐狂所钟爰的。

江寒青冷冷地看着已经欲火高涨的圣母宫主,心里却突然涌起一个念头:“在我玩过的女人中,只要最终迷上了被虐待感觉的,就没有不向我乖乖投降的。

唯有这个大宫主是个例外。像妈妈那样高贵而又精明强干的女人,最终都完全屈服在了我的胯下,她难道比我妈妈还要厉害?不!那只是因为当年我相她上床的时候,年龄还太小,根本不懂得怎样去挖掘这种女人心底深chu的秘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可不再是当年那个任由她摆布的小毛孩了!对!我一定会有办法收服她的!一定有!我一定要找出这个办法来!

哼!还有那个江晓云,她也别想跑掉。

我们显宗居然会出她那种不喜欢性虐待的怪物,真是想不通!不知道她老公当年怎么不好好调教她,搞得这贱人现在还在装清高。

不过也没关系,正好留给我来亲手调教!嘿嘿,总有一天我要让你江晓云跪在我的面前哭泣。哈哈!到时候还说什么两宫宫主啊,不过就是我江寒青养的两条狗而已!到时候我要让这两条母狗赤身裸体,然后让她们爬在地上由我用绳子牵着去逛街!“

幻想着彻底收服高不可攀的两宫宫主之后,自己牵着全身赤裸的两位宫主上街游玩的样子,江寒青兴奋得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脸上也立刻浮现出了笑容。

令江寒青想不到的是那个刚才还对他出言不逊的地包天男孩居然主动出声招呼道:“喂!那个傻大个儿,你一个人在哪里站着傻笑什么啊?你也过来玩玩吧!这个贱人既然说你是她的老公,你就不要客气啊!过来好好玩一玩。对了,你也可以去玩旁边那个女人,那人是这个贱人的侍女。”

江寒青在旁边早已经是看得欲火焚身,听到对方这样邀请自然不会客气,立刻脱去衣服也上到了床榻上。

圣母宫主被两个丑男孩一阵玩弄,这时早已经是媚眼如丝,看着江寒青脱光了衣服上了床,也向自己靠了过来,就喘着气道:“青哥儿,你的那话儿可是比以前大了不少啊!”

听了圣母宫主调挑逗自己的话,江寒青只是嘿嘿笑了两声,对两个丑男孩道:“小兄弟,想个什么法子让这个贱人没办法乱嚷?听着真是心烦!”

天包地嘴角男孩歪了歪,不屑道:“这还不简单吗?你老兄也真蠢!用你刚刚脱下的内裤给她堵上不就行了!”

江寒青闻言之下不禁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有道理!是我太蠢了!居然没有想到这招!”转身从地上拾起自己刚刚脱下的内裤,江寒青随手便抛给了那个天包地男孩。

天包地男孩捏着江寒青的内裤抖了两下,高兴道:“天气热,你老兄的内裤全被汗水湿透了。正好给这贱人好好享受!”

说着他就将刚刚从江寒青下身脱下的内裤,用力往圣母宫主的鼻子和嘴巴上面按去,嘴里还骂道:“贱人,好好闻一下!怎么样?你老公的内裤是不是很香啊?哈哈!”

圣母宫主似乎是受不了江寒青内裤上的汗水和尿液臭味,咿唔着闭紧嘴巴将脸左右摇摆,意思显然是表示拒绝。

地包天男孩一手抓住宫主的发髻使她的头不能晃动,另一手却伸到她的阴部位置用力一捏,圣母宫主受不住阴部的疼痛出声叫了起来。而天包地男孩却抓住时机一把就将江寒青的内裤塞到了圣母宫主的嘴巴里面。

从江寒青内裤上发出的那阵骚臭味直冲圣母宫主的鼻子,让平日里养尊chu优的她差点就一口气喘不过来。

江寒青看着两个男孩熟练而残忍的动作,不由得是连连暗点头,心想:“看不出两个小子年纪虽小,对于虐待女人这一行却很有经验嘛!难怪大宫主会将他们两个当宝一般养着。‘两个丑男孩在将圣母宫主的嘴巴堵上之后,又找出一块长条状的黑布把她的眼睛也给蒙上了。

而江寒青这时已经挪到了圣母宫主身前,开始脱去她身上的宫装,一边还抽空在她丰满的乳房和大腿上抚摸两下。被蒙住双眼的圣母宫主,眼睛虽然看不到了,可是身体的敏感度却也随之提高了不少。

裸露在空中的乳房、小腹和大腿被三个男人一共六只手摸来摸去,那种淫荡的快感让她觉得格外地兴奋。她的嘴巴虽然被堵住了再也叫不出声,却丝毫不会妨碍她不停地呻吟,而口水在润湿了堵住她嘴巴的内裤之后,也颐着嘴角缓缓地流了出来。

两个男孩将圣母宫主推倒仰躺在床榻上,用力掐了几下她丰满高挺的乳房,呵斥道:“贱人,赶快翻过身来趴着!快点!别磨磨蹭蹭的!”圣母宫主果然听话地翻过身趴在床上,还高高翘起丰满的臀部在空中不停地晃动。

看着从圣母宫主的屁股沟中露出的后门的菊花蕊,淫虐的血液冲进了江寒青的脑海中。将一根手指狠狠地顶进圣母宫主的肛门中钻动,另一只手则狠命地捏掐她那肥大的屁股蛋儿,江寒青咬牙道:“贱货,想不到这么多年没有玩弄你。你还是这么风骚!”

旁边坐着观看的地包天男孩突然想起什么来,说了一声:“等一等!我给你找一样好东西过来!”说着他就跳下床去,跑到屋角放着的一个密封的铁箱子前,迅速打开箱子从里面掏出了一包外面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来。等到他回到床上解开那包东西外面的厚厚毛片包裹,江寒青才看出那原来是一小包冰块。

地包天男孩得意洋洋地将那包冰块递给江寒青道:“这个给你!这可是我今早才专门叫人准备的,就为了给这骚货用的。你拿去用吧!用完了那箱子里还有一些。”江寒青看着这包冰块,皱眉不解道:“这个有什么好用的?”

天包地男孩一听可就立刻精神了,伸手在圣母宫主高耸的屁股上重重拍打了一巴掌,摇头晃脑对江寒青道:“你可真笨啊!还问什么用?你用这冰块在那骚厌的乳头上、肚子上滚一下试一试,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你再将这冰块塞到她肛门里、阴道里面试一试,看不把她爽得!哼!你看这贱人光是听咱们这么一说已经是淫水长流了。”

江寒青听得是两眼放光,急忙将手指从圣母宫主的肛门中抽了出来,转而从那个冰袋里面掏出一块冰用手拿着伸到圣母宫主的乳头上用力一按。

当冰块接触到娇嫩的乳头之时,圣母宫主被堵住的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哼,身子剧烈地颤抖了两下,上身急忙抬了起来,让自己可怜的乳头摆脱与冰块的接触。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直起腰来,两个丑男孩就已经用力将她又按趴回了床上。

江寒青这时已经肯定,刚才那一下一定是让圣母宫主爽歪了,否则凭她的武功如果真想反抗,就算是两百个那种男孩都不可能按得出她。而从她的阴道中流出的淫液也证明了她有多么的兴奋。“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来!我再给你看一下冰块塞进屁眼儿里面她会有多爽!”天包地男孩得意地向江寒青说道,同时手里也拿起一小块冰块向圣母宫主的屁股方向伸了过去。

圣母宫主听到那个男孩的话后,屁股开始猛烈地晃动,似乎想以此来抗拒男孩将冰块塞入她肛门的企图,可是快乐的淫液却从她的阴户里流出来更多。

江寒青兴奋地用双手将圣母宫主摇晃的臀部牢牢把住,而天包地长相的丑男孩就哼着淫荡的小曲,将手里那小块冰贴到了圣母宫主的肛门外侧。

圣母宫主的身子像抽筋一般剧烈地抽搐着,嘴里发出可怜的咿唔声音,丰满的大腿拚命地夹紧,同时努力摇动肥大的屁股,似乎这样她那可怜的肛门就可以摆脱冰块的侵扰一般。

不过江寒青把住她臀部的那双大手可绝对不是一个摆设,见她开始挣扎起来,江寒青连忙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将她的身子紧紧固定在一个位置上不能轻易动弹。而天包地长相的丑男孩也抓紧时机,把手里那小块冰用力往圣母宫主的后门里面一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