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水悠凝的英雄

袁羽东这段时间应对蛊人的事情,忙得是焦头烂额,还没有任何的头绪,几天下来,整个人憔悴了不少。

水悠凝见到袁羽东,任何客气的话都没有说,直接将手中的兵器图递到袁羽东的面前:“你召集江南城所有的工匠,让他们将这些兵器全部制造出来,时间紧张,让他们能够制造出来多少就制造出来多少吧。”

袁羽东早就听自家弟弟说,水悠凝肚子里的东西不少,看到面前这些武器图,袁羽东整个人都兴奋了。

有了这些东西,他们在江南的局势就会得到很大的缓解。

“程墨烈现在已经去了南疆,只要他见蓝沐给带回来,我们的危机就可以迎刃而解,所以我们现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拖延时间,拖到程墨烈到来为止。”

袁羽东犹豫了片刻,才问道:“若是陛下不能将人带回来呢?”

“不会。”水悠凝毫不犹豫地。

“可是,万一……”

“没有万一,程墨烈肯定能将人带来的,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坚持到程墨烈到来。”

袁羽东看着水悠凝,他不知道水悠凝为什么会这么肯定程墨烈一定会回来,但是袁羽东也不得不承认,他就是被水悠凝的这份自信给感染了。

“你放心,就算是拼尽最后一个人,我们也会坚持到陛下的到来。”

“多谢。”水悠凝这一句话说的真心实意。

袁羽东将地图拿到水悠凝的面前,说道:“江南城三面环山,易守难攻,我们只要将这个地方守住就可以了。可是……”

“可是现在你们根本没有办法去做近身搏击,只能用用弓箭等进行远程的射击,时间长了,即使是占据有利的地形,你们也会力不从心。”水悠凝将袁羽东的话补充完整。

“就是这个样子。”

“这些蛊人有办法将他们杀死吗?”

袁羽东摇头:“这些人根本不怕痛,即使被砍掉了一条胳膊,或者是刺穿心脏,也不能将他们怎么样。”说实话,这也是袁羽东头疼的地方,杀不死对方,再多的战斗力都是无用。

“如果射穿他们的脑袋呢?”水悠凝询问道。

“这个,这个,还没有尝试过。”

“去试一下吧。”水悠凝虽然这样说,但是心中还是没有任何的把握,都说脑袋是中枢系统,只要打爆了脑袋,对方即使再强悍也没有用。但是这些蛊人水悠凝并不了解,只能尝试一下。

跟着袁羽东来到城墙的地方,袁羽东亲自动手,箭矢射了出去,蛊人应声而倒,再也没有站起来。

“这个办法果然有用。”袁羽东一脸兴奋地说道,只要找到杀死蛊人的办法,他们也就不用这么被动了,“传令下去,以后射箭瞄准他们的脑袋。”

但是水悠凝想要的远不止这些,她要借着机会去做更多的事情。

“主子,水悠凝来信,说要和主子谈一谈。”梅凌见接到水悠凝的飞鸽传书,心中也是不解,他们现在是水火不容,有什么好谈的。

“她有没有说要谈什么。”凌至轩的语气懒懒的,这段时间他的计划进行得太顺利了。

从唐韶的手中拿到了药方,蛊人的计划也在意料之中,这让憋屈了很多年的凌至轩松了一口气。

“说是关于药方的事情。”

“药方?”凌至轩愣了一下,“药方怎么了?”

“水悠凝说唐韶的药方是假的,若是想要真的药方,就让主子亲自过去和他谈。”

“不可能。”凌至轩低吼。

“主人,我已经派人去找唐韶,可是却发现他已经离开了,这样看来,水悠凝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

屏风后面是一阵沉默,过了良久,凌致宇才说道:“很好,水悠凝,咱们走着瞧。”

“去,给水悠凝回信,就说我答应和她见面,而且还会给送上一个见面礼。”

等梅凌一走,独孤轩辕就出现了:“你想要对水悠凝做什么?”

“那要看看她想对我做什么了?”凌至轩冷笑。

独孤轩辕见凌至轩这个样子,心中大急,说道:“你答应我不会伤害她的。”

“如果她自己能够老老实实的,等我登基之后,自然会成全你们,可是现在是水悠凝自己不听话,这就怪不找我了。”

“我不准!”独孤轩辕低吼道。

“你有什么资格阻止我,我手中握着你们独孤家的丑事,这些事情若是传出去了,你们独孤家立刻身败名裂,谁能想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独孤世家竟然背叛安国,将安国的防御图卖给匈奴,并以此发家,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你……”独孤轩辕气极。

“不用生气,只要你听话,这件事情就永远会是一个秘密。”

两个人见面的地方离江南城不远,这是袁羽东坚持的。

当初袁羽东听见水悠凝竟然要去见凌至轩的时候,袁羽东反对的态度,还差点将水悠凝给绑了起来。

水悠凝好说歹说,终于将袁羽东给说服了,不过条件是,他们两个人必须一直在袁羽东的视线范围之内。

“凌至轩?”水悠凝看着面前的轿帘,疑惑地问道。

“是我,不过我现在不方面见人,你若是有什么话就直接说,我没有时间和你耗费。”凌至轩很是爽快。

水悠凝也不是啰嗦的人:“你将手中的这些人蛊人收回去,我把药方给你。”

凌至轩听了水悠凝的话,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水悠凝,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我精心筹划了这么长时间,为的就是今天,只要能够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就是要我命又能如何。”

水悠凝见凌至轩这样坚持,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很是棘手,这不要命的人真的很难聊下去啊。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好聊的了。”水悠凝说到这里,竟然真的站起来准备离开了。

凌至轩见状,讽刺道:“都说九离的王妃不论是胆量还是才智都过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水悠凝听了也不生气:“世人向来喜欢以讹传讹,夸大其词,这种话不信也罢,不过……”

她接下来的话并没有说完,就突然出手。而躲在暗处的暗卫像是和水悠凝商量好了似的,纷纷出手,将凌至轩身边的人缠住,给水悠凝创造机会。

凌至轩没有料到水悠凝突然发难,等众人意识过来的时候,凌至轩已经落到了水悠凝的手中。没有轿帘的保护,凌至轩的真面目一下子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水悠凝见到,心中大吃一惊,她手中的凌至轩已经不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脸上的疤痕高低不平,根本看不到本来的面目,只有一双眼睛隐约可以见到凌致宇的影子。

可是现在水悠凝也顾不得这么多了:“让你的人全部退下去,不然的话,大家一起见阎王。”水悠凝说着,握着匕首的手又用了三分力道。

凌至轩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水悠凝,你以为你这样做就可以让我收手吗?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全部是拜凌致宇所赐。我受这么苦楚,自然就要凌致宇百倍偿还,要让凌家统治下的人偿还。”

“你对凌致宇做了什么?”水悠凝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做了什么?”凌至轩狰狞一笑:“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水悠凝顺着凌至轩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凌致宇双目无神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和之前水悠凝见到的那些蛊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你竟然将凌致宇变成了蛊人?”水悠凝不敢置信地说道:“畜生,他可是你的亲人。”

“亲人?就是因为这些亲人,我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凌至轩的语气充满了仇恨:“你不是凌致宇最心爱的人吗?如果凌致宇亲手杀了你,你说他会怎么样?”

不等水悠凝有什么反应,凌至轩就给凌致宇下了命令:“杀了她。”

凌致宇慢慢地凑到水悠凝的身旁,想要执行凌至轩的命令。

水悠凝不敢触碰凌致宇,只能放了手中的凌至轩,四处闪躲。可是凌致宇虽然变成了蛊人,但是身手仍旧在,很快水悠凝就落入了下风。

“王妃。”暗四见状心中大急,想要去帮助水悠凝,可是梅凌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缠住了暗四。

水悠凝别逼得步步紧退,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就是现在,杀了她。”凌至轩吼道,他甚至等不及地冲到了水悠凝的旁边。

水悠凝闭上了眼睛,她想到了程墨烈,想到了程墨烈临走前的那句“等我”,心中一阵绞痛,此生她恐怕再也没有机会等来程墨烈了。

一声惨叫,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水悠凝睁开眼睛,就看到凌至轩和凌致宇同时将匕首插进了对方的胸口中。

“凌致宇。”水悠凝大喊一声,想要冲过去,却被凌致宇给制止了。

“不要过来。”凌致宇后退了几步,“我不知道自己能够清醒多长时间,悠凝,动手吧,我不想伤害你。”

水悠凝摇头。

“悠凝,你不是一直想要给水知节夫妇报仇吗?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动手啊!”

“不,我做不到。”水悠凝摇头,她是恨凌致宇,但是如今凌致宇时是为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悠凝,对不起,我不应该不相信你的,若是当时我再多给你一份信任,我们之间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说的对,我并不适合做一个王,程墨烈才适合,而且他也适合你。”

“悠凝,你知道一个君王最后的愿望是什么吗?那就是体面的死去,我不想再变成那个样子了,你成全我好不好?就当是帮帮我?”

看着凌致宇祈求的眼神,水悠凝再也没有办法拒绝,一支小型的弓箭从水悠凝的衣袖中滑落,然后对着凌致宇的头部射了出去。

梅凌见自己的主子被人杀死了,心中的悲愤暴涨,直接将所有的蛊人召唤了出来,想要对水悠凝等人进行猎杀。

一时间暗卫陷入了被动,他们不能够接触这些蛊人,只能不断地拉开和这些蛊人的距离。

渐渐地,他们被逼到了一处悬崖的位置,悬崖高千仞,若是掉下去,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王妃。”暗四看了一眼水悠凝:“属下送王妃离开。”

说着,根本不给水悠凝拒绝的机会,暗卫将水悠凝包围在其中,冲着蛊人冲了过去。

水悠凝瞳孔猛缩,若是让暗卫和蛊人接触,即使没有被蛊人杀死,他们也会变成蛊人。

可是现在水悠凝被暗卫护着,根本没有任何挣脱的余地。

就在水悠凝绝望的时候,一阵破风的声音传来,蛊人纷纷倒下,水悠凝看到程墨烈骑着白云朝她冲了过来,她突然想起来那句话: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嘱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云来娶我!

如今,她也等到了自己的英雄。